歡迎來到期刊VIP網
期刊VIP網10年服務積淀,累計發表20萬份稿件,想要發表論文就來期刊VIP網
快捷導航
漢語言
新聞傳播

人工智能時代新聞內容分發中的媒介倫理問題研究

發布時間:2020-01-10 09:46所屬分類:新聞傳播瀏覽:1加入收藏

摘 要 智能媒體時代,人工智能技術廣泛應用于新聞內容生產和分發,從自動化機器人寫作到個性化推薦,機器人從事智能化新聞傳播的形式不斷變化,給

  摘 要 智能媒體時代,人工智能技術廣泛應用于新聞內容生產和分發,從自動化機器人寫作到個性化推薦,機器人從事智能化新聞傳播的形式不斷變化,給傳媒業帶來巨大影響,極大解放媒介傳播力的同時,也出現一些人機協作中的倫理失范問題。文章具體探究人工智能技術應用于新聞內容分發中出現的倫理失范問題,以及背后的原因,并進一步探討人工智能技術促進新聞內容分發優化的實現路徑。

  關鍵詞 人工智能;媒介倫理;個性化推薦;新聞真實

新媒體研究

  《新媒體研究》是由中國科技新聞學會主辦,期刊榮譽為:中國學術期刊(光盤版)全文收錄期刊?!缎旅襟w研究》的辦刊宗旨:重點刊載新媒體傳媒技術、傳媒特點、傳播形式、傳播規律、傳播渠道以及新媒體發展趨勢和管理方面的研究成果,交流學術經驗,活躍學術思想,促進學科發展。

  2015年,今日頭條在北京國家會議中心舉辦了“算術:年度數據發布會”,主題為算法。算法的精準推薦能力,使得今日頭條在短短兩年多的時間內擁有了2.2億用戶,每天有超過2 000萬用戶在今日頭條上閱讀自己感興趣的文章。近年來,伴隨著大數據、物聯網、云計算等技術的蓬勃發展,人工智能已經深度融合新聞傳播的方方面面,從用戶畫像到算法推薦,萬物皆媒,人機共生的智媒時代已經來臨。2017年3月的全國兩會上,人工智能首次被寫進《政府工作報告》,列為需要加快研發和轉化的五大技術領域,人工智能獲得前所未有的關注。但是,人工智能欣欣向榮的同時,出現了一系列與新聞價值觀、倫理觀相悖的問題,人工智能究竟存在哪些失范現象,背后的原因為何?

  1 新聞內容分發中的人工智能

  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簡稱AI),作為計算機學科的一個重要分支,是由McCarthy于1956年在Dartmouth學會上正式提出。學術界認為,它是一種能夠模仿人類學習和解決問題過程的智能技術。目前人工智能技術已經廣泛應用于媒介內容采集、生產、分發等多個環節,給傳媒業帶來顛覆性的改變①。其中傳播的關鍵環節,內容分發階段,人工智能的應用主要有三種形式。一是用戶畫像技術。人工智能通過大規模挖掘用戶在社交網絡、電子商務網站、瀏覽器等多方的使用數據,記錄用戶使用痕跡,搜索記錄,從而進行標簽刻畫,推測出用戶的喜好、興趣傾向等信息,再根據畫像給用戶推薦其喜歡的內容。二是協同過濾推薦。主要找到用戶相似興趣喜好的用戶群,向該用戶群集中推薦相似內容,實現分眾化傳播。三是熱度推薦。主要根據新聞內容的點擊率,熱度等綜合排名,向用戶推薦。也存在多種方式混合推薦,即把多種算法綜合后進行推薦。

  人工智能技術基于大數據云計算,不僅大大提高傳統媒體內容分發的效率,更改變以往撒網式傳播為精準傳播,大眾化傳播演變為窄眾化、分眾化傳播,大大優化用戶體驗,讓新聞內容的分發更顯人性化。雖然人工智能助力內容分發,積極意義十足,但是這種個性化推薦服務的背后卻充滿隱憂。

  2 人工智能在內容分發中的倫理失范現象

  約瑟夫·斯特勞巴哈、羅伯特·拉羅斯在《今日媒介:信息時代的傳播媒介》中提出,媒介倫理是關于職業傳播者在他們的行為可能對他人產生消極影響的情況下,應該如何行動的指導方針或者道德規則,主要圍繞著準確性或真實、公平與處置責任、以及媒體主體的隱私②。國內學術界對媒介倫理范圍亦有不同解釋。第一種是“狹義說”,認為媒介倫理基本等同于新聞工作者的職業道德;第二種,認為媒介倫理研究不僅應包括媒介從業人員的倫理道德也包括媒介組織的倫理道德③。個性化推薦算法背后的算法工程師,也成為記者編輯之后,又一媒介倫理規范的主體。還有一種說法,認為今天人工智能技術下,新聞傳播主體權利下放,受眾有了更多內容傳播的選擇權,因此媒介倫理規范的對象還應有受眾④。的確,雖然人工智能有效提升傳播效率,優化用戶體驗,但也出現了諸多倫理失范現象。

  2.1 新聞真實性的真空斷層

  人工智能技術對用戶數據的大規模挖掘,碎片化整合,可以做到對用戶的精準畫像,對社會熱點的整體描繪,甚至比“你自己更了解自己”。然而這種唯興趣、唯熱點的個性化內容分發的背后,卻會讓我們深深陷于信息繭房中。受眾長時間接受自己興趣內的內容,不去延展更多的認知需求,局限于自我的小圈子。媒體營造出李普曼所說的擬態環境。有限的內容、同質化的信息,受眾缺乏對社會的整體認知,從而置身于新聞真實性的真空層中,極易出現認知偏差。

  人工智能的推薦依據主要是數據的躁動,用戶喜好的數據偏向,當時當地內容的點擊率等。然而數據量遙遙領先的信息,看似主流輿論的內容,卻呈現出客觀性和熱度之間的斷層。社交媒體上傳播廣泛的往往是強烈呼吁情感和個人價值的噪聲,是充滿情緒化的聲音。此類內容往往充滿煽動性和沖擊力,感性色彩濃厚更容易直擊人心。因此精準量化數據的人工智能技術,此時便成為情緒化內容最廣泛的傳播者,促使廣泛受眾忽略事實真相,而關注真實背后的情緒。更多的媒體報道不是對客觀事實的探尋,而是忙于迎合主流情緒,戲謔調侃,急于站隊表態,眾聲喧嘩下,真相未出,情緒先行。真相與謊言交織,新聞傳播便呈現出“后真相”的獨特景觀。

  關于后真相,2004年,美國傳播學者拉爾夫·凱伊斯曾提出“后真相時代”的概念,認為“后真相時代”既存在著謊言和客觀事實,也存在著一種介于兩者之間的話語⑤。2018年9月發生的網紅saya事件中,事件初始呈現出網紅saya極端負面形象。微博名為@刺Ytt的楊女士爆料稱,9月9日下午,懷孕32周的自己遭到saya未經拴繩的斗牛犬攻擊,理論時狗主人不僅沒有道歉,反而與其母親對當事人辱罵、毆打、詛咒。網絡上大量充斥著網紅saya與其母親強勢理論的短視頻。事實真相尚未曝光,網絡幾乎呈現出一邊倒的態勢,微博上多家專業媒體、自媒體、大V王思聰等發表譴責言論。諸如,網易“網紅saya你犯錯不道歉還打人的樣子真丑!”,鳳凰網“人前溫柔,人后惡毒,網紅saya有兩幅面孔”。網民憤怒情緒集體強化,對于孕婦的關心,對于肇事嫌疑人的憎惡在人工智能的推薦下,席卷全網網絡,而事實真相及前因后果卻鮮少有人追溯。再如2019年1月29日咪蒙弟子楊樂多寫作文章《一個出身寒門的狀元之死》刷屏網絡,被大量自媒體以及微博,今日頭條等大型新媒體平臺轉發,閱讀量超過10萬+,文中講述一位出身寒門的貧困學生逆襲考取理科狀元,辛勞一生卻最終染病去世的故事。文中大量渲染青年群體的生存壓力和階級局限,然而在算法推薦下,人們陷于文中人物“寒門教育”“狀元”“胃癌”等悲劇現實,以及其中渲染的“好人不長命”等青年焦慮,紛紛感嘆轉發,有微博網友評論“寒門真的再難出貴子”“每個人努力活著,然而人間不值得”。然而對于文中人物的真實性,以及寒門學子客觀的生存環境卻欠缺查證,最終,咪蒙平臺發布聲明,承認文中內容均為杜撰。


轉載請注明來自:http://www.769662.live/xwcb/50107.html

上一篇:媒體中的新疆形象研究
下一篇:微信公眾號傳播力評價指標體系研究

天津快乐10分预测